BANNER PNG

 DSC 4874

從五月底起我有很長的時間在肯亞,同樣的路,同樣的旅館,走了七趟,可是沒有一個團員覺得我失去熱忱,因為,動物世界太神奇了,它沒有辦法預測,它的神秘深深吸引著我。有一位團員,她說她不喜歡動物,討厭風沙,也不喜歡與世隔絕,就算花再請她來也不願意再來一次,但她卻說這是一趟好玩的行程。

去年十一月起肯亞就下起很大的雨,雨大到把桑布魯的橋沖斷,大到把納庫魯湖的湖面擴張了快一倍,還不只如此,今年四月又是大雨不停,所以今年在納庫魯湖看到的紅鶴很少,環湖道路有些都已積水,差點連道路都不通。有些刺槐已被淹到了只剩樹頂露在水中。

馬賽馬拉今年的情況也很特別,第一波牛羚斑馬大遷徙,一直到七月二十日左右才進入馬賽馬拉,七月底八月初搭熱氣球的人很多都看到極為壯觀的畫面,但中斷了DSC 0794 一陣子,八月二十日左右,又有一大群到達,我在二十四日離開馬拉賽馬拉時,在Sopa地區看到難得一見大遷徙的場面,牠們可能在八月底到九月初通過Fig Tree地區,今年會和去年一樣,除非有特殊的情況,大遷徙應該到十一月都還在,甚到到十二月初。

七月以後,我只有在八月二十三日看到一群超過十隻的獅群,其它都屬於較小的獅群,這也是以前比較少見的,幸運的是在馬賽馬拉我們一直都有機會看到花豹,獵豹的情況因為有那隻媽媽帶著四隻小豹讓馬賽馬拉整個活了起來,八月二十三日牠們已遷到一般人較少到的地區,能夠再找到牠們的機率相對降低了。

與往年最大的差別是今年中國遊客大量增加,依我在旅館的觀察,至少各旅館有一半到六成是中國客人,在肯亞坦尚尼亞界碑有很多來自中國煙盒與垃圾,旅館用餐時中國客人的聲音此起彼落,煙味比往年更多,看到物時他們興奮的大叫,我都不客氣的請他們小聲點。

最有趣的一幕是我六月看到的,一群穿著北京中國攝影學院背心的觀光客在馬賽馬拉的搭列克河畔看一隻母獅,由於路很小,大家輪流進去拍攝看一下,一位老兄用英文對著司機大喊don’t go don’t go,然後對著領隊喊著,叫司機不要走,他還要拍。看小獵豹時我每次都要請他們說話小聲一點,最好笑的是在一個小小十字路口,我看到幾個女生就往草原深處要去尿尿,我問司機說為什麼要跑這麼遠,太危險了,他們的司機說,他已經說了不知多少次,但每次他們就是往草原深處去。最令我看不過去的是很多中國客人在旅館餵猴子,工作人員阻止還會罵人,說餵一下有什麼關係,唉,關係可大著呢!